【南京站】南京市文化消费政府补贴剧目 江苏大剧院2019马林斯基剧院艺术节歌剧《帕西法尔》
2835人浏览 22人想看
【南京站】南京市文化消费政府补贴剧目 江苏大剧院2019马林斯基剧院艺术节歌剧《帕西法尔》
2019.11.24 16:00    江苏大剧院-歌剧厅

您查看的演出已结束

演出已结束订购,您可以选择订购其他未结束的演出。
已结束

演出介绍

    马林斯基剧院歌剧《帕西法尔》

    理查德·瓦格纳的歌剧《帕西法尔》,是一大型神秘之作,它是这位作曲家亮出的最后一张牌,也是其在创造力、道德、宗教、以及哲学探寻之路上所迈出的最后一步。该歌剧自德国中世纪诗人沃尔夫拉姆·冯·埃申巴赫的诗篇改编而成,其过程耗时37年(占去瓦格纳之大半人生),最终在众盼之下,于1882年瓦格纳自己的歌剧院——拜罗伊特节日剧院首度对外公演。《帕西法尔》不止于一出歌剧,甚至不止于瓦格纳所创的“乐剧(music drama)”范畴,它是“节庆舞台神秘之作”,一部在世俗与宗教艺术间平衡游走的作品。自诞生之初,这部歌剧即笼罩在神秘之中——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其被禁止在拜罗伊特之外的地方上演,以此避免对其宗教性及神秘性的剧情造成可能的亵渎。瓦格纳倾注在《帕西法尔》中勃勃雄心,对他自己——这位“拜罗伊特作曲家”来说,都是可观的:他有意创造一个基于综合原理、完美无暇的“未来艺术品”,其将戏剧与宗教、音乐与唱词、基督教与佛教教义、乃至往昔的中古传说与他所处时代最受关注的议题统统融合为一。

    《帕西法尔》讲述了一个人因如何拯救他人而实现自我救赎的故事,即当感同身受于他人痛苦时,那种完完全全、毫无保留的同情心是如何教人弃绝掉对他人人生与苦难的绝对冷漠和漠视的。这种慈悲,将使人不再受自私的羁绊,使人由愚痴转而生出慧心。

    da622299.png

    《帕西法尔》一直以来存在争议,这也是如今它在人们心中趣味不减的原因。很多论断都关乎《帕西法尔》之于德国纳粹的影响,而到底以何种速度去演绎它也仍在讨论之中,各类表格亦绘制出来以比较衡量各版本的长度,合唱团的大小以及舞台上究竟如何得当的呈现宗教仪式,也都存在争议。亲瓦格纳派与反瓦格纳派之间总会有可争论的话题。迄今为止,世界各处但凡演出海报中出现《帕西法尔》剧目,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只有最好的歌剧院才敢去触碰这一挑战。《帕西法尔》的音乐——那生生不息的旋律、强大的交响乐,还有如尼采所言“迷入骨髓”的配器——不仅仅是体现“成熟”瓦格纳曲风的一个范例而已,它是瓦格纳创作之路最后可圈点之处,尤其是其中的主导动机不像在《尼伯龙根的指环》中那样惹眼、交响乐声部写得更为清晰,且演唱者不再与乐团呈竞争态势,而是更为享受与器乐声部的互动。

    在俄罗斯,《帕西法尔》只能在马林斯基剧院聆听、观赏,其在该剧院的首演是在1997年,由英国电影导演托尼·帕尔莫执导。该制作的改进版,如今亦回到马林斯基剧院的舞台。《帕西法尔》——这部由伟大作曲家兼神话写手创作的主要作品,因此成为马林斯基剧院保留的瓦格纳经典剧目之一。世界首演:1882年7月26日,拜罗伊特节日剧院。

    2ba860a3.png

    俄罗斯首演:1914年1月3日(俄国儒略历1913年12月21日),圣彼得堡沙皇尼古拉二世人民宫,谢列梅捷夫伯爵音乐史协会,俄语演出,翻译维克托·科洛米特所夫。

    马林斯基剧院首演(此版制作首演):1997年5月11日。

    指挥介绍

    指挥家:瓦莱里·捷杰耶夫

    马林斯基剧院艺术总监

    6cef6dea.png

    瓦莱里·捷杰耶夫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这位指挥大师是圣彼得堡指挥流派的杰出代表,师出传奇指挥大师伊利亚·穆辛。捷杰耶夫早在列宁格勒音乐学院求学时,就摘得世界超一流的卡拉扬指挥大赛与莫斯科全苏联指挥大赛的桂冠,并被邀请加入基洛夫(现为马林斯基)剧院担任助理指挥。1978年1月12日首次以指挥身份演奏了普罗科菲耶夫歌剧《战争与和平》。1988年他成为该剧院歌剧团的艺术总监,并自1996年起担任剧院的院长及艺术总监。

    捷杰耶夫掌舵后,开始创办作曲家周年纪念的重大专题音乐节,并逐渐形成传统。 1989年他成功举办了纪念穆索尔斯基一百五十年周年音乐节,1990年柴可夫斯基一百五十周年音乐节,1991年普罗科菲耶夫一百周年音乐节,1994年科萨科夫一百五十周年音乐节。这些音乐节不仅演奏过那些脍炙人口的曲目,还将一些不为人知的佳作搬上舞台。到21世纪,捷杰耶夫延续传统继续举办纪念音乐节。2006年,肖斯塔科维奇一百周年音乐节; 2015年举办了柴可夫斯基一百七十五周年音乐节,2016年第三次举办普罗科菲耶夫纪念音乐节。

    在捷杰耶夫的不懈努力之下,马林斯基剧院让理查德·瓦格纳的歌剧重获生机。1997年,沉寂了80年的歌剧《帕西法尔》重回舞台,1991年《罗恩格林》复排,2003年大型四部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全部上演。这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指环”四部歌剧首次完整在俄罗斯上演,并且是俄罗斯首部以德文原版上演的歌剧。这四部歌剧不仅在俄罗斯广受赞誉,在美国,韩国,日本,英国,西班牙等地都大获成功。此外,剧院的保留剧目还有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与《漂泊的荷兰人》。

    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在捷杰耶夫的带领下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除了歌剧和芭蕾舞作品,乐团开还广泛演奏贝多芬、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马勒、西贝柳斯、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科维奇以及柏辽兹、布鲁克纳、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理查德·施特劳斯、斯克里亚宾、拉赫马尼诺夫、斯特拉文斯基、弥赛亚、杜蒂留斯、乌斯特沃尔斯卡娅、谢德林、坎切利等许多伟大作曲家的交响作品。

    马林斯基剧院在捷杰耶夫带领下逐渐成为重要剧目和音乐会主办地。2006年马林斯基音乐厅开幕,2013年新马林斯基剧院开幕,2016年1月起位于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马林斯基滨海分院也正式开幕。在捷杰耶夫的主持下,剧院还拓展了其他业务,例如传媒与唱片录制。2009年创立的马林斯基唱片厂牌的作品都在该音乐厅进行录制。至今,马林斯基唱片厂牌已发行超过30张大碟,获得媒体与公众的盛赞。

    7b3c0536.png

    捷杰耶夫国际活动十分密集,不仅与世界顶级歌剧院合作,同时还经常执棒世界各大交响乐团。1992年捷杰耶夫在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演奏了穆索尔斯基的《鲍里斯·戈杜诺夫》,1993年在考文特花园皇家剧院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叶甫盖尼·奥涅金》,1994年登上大都会与普拉西多·多明戈合作了威尔第的《奥赛罗》。1997年,世界和平交响乐团创始人乔治·索尔第去世后,捷杰耶夫开始率领该乐团演出。此外他还同柏林爱乐乐团、巴黎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纽约爱乐、洛杉矶爱乐、芝加哥交响、克利夫兰管弦、旧金山交响、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交响乐团等诸多声明显赫的交响乐团有着紧密的合作。1995年到2008年,捷杰耶夫担任鹿特丹爱乐乐团首席指挥,至今仍担任该乐团荣誉指挥。2007年到2015年期间,他担任伦敦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自2015年秋季起,艺术大师捷杰耶夫开始执掌慕尼黑爱乐乐团,并在2018年夏季接过韦尔比耶音乐节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一职。

    捷杰耶夫创办并指导许多闻名遐迩的国际艺术节和音乐节,包括一年一度的“白夜之星”音乐节(1993),2009年被列入世界十大音乐节之一;莫斯科复活节音乐节、芬兰米凯利音乐节、荷兰鹿特丹音乐节和慕尼黑的360度音乐节。2011年起他开始担任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组委会主席。捷杰耶夫十分注重与年轻音乐家合作。在全俄罗斯合唱协会的基础上,捷杰耶夫又创立了俄罗斯儿童合唱团。该合唱团在新马林斯基剧院首次亮相后,便在莫斯科大剧院以及在索契举办的第二十二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盛大的闭幕仪式上演出。2013年,他还曾与各大青年交响乐团一同参加德国石荷州音乐节、瑞士韦尔比耶音乐节以及札幌太平洋音乐节。2015年起马林斯基剧院开办了以儿童以及青年乐团为主的年度“NEXT”艺术节。

    瓦莱里·捷杰耶夫的音乐造诣和公众影响力为他赢得了很多奖项与头衔。他曾先后三次获得俄罗斯国家奖(1993、1998、2015);1996年荣获俄罗斯联邦人民艺术家头衔;2013年获得俄罗斯“劳动英雄”称号;2003年与2008年荣获“祖国功勋”勋章。2016年荣获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勋章;2017年荣获俄罗斯国防部文化艺术奖等。除此之外还获得了亚美尼亚、保加利亚、德国、意大利、荷兰、波兰、法国和日本的国家级奖项。 

    【剧情简介】

    马林斯基剧院歌剧《帕西法尔》分幕剧情

    8e449207.png

    第一幕:秋

    在圣杯城堡附近,一小片林中空地上,年长的骑士古內曼茲将侍者们从晨祷中唤起,并教他们作好准备,以迎接国王安佛塔斯每日在圣湖的沐浴。一位女子骑着马儿急匆匆的赶来,她叫昆德丽,是圣杯骑士的神秘信使,为了服侍骑士兄弟们,她无私的承受着一切困苦,不过,她总会有些突兀之举,而且总令人感到冷漠。昆德丽从远方捎来一种香脂,想试一试能否治愈受伤的国王安佛塔斯,但她终因精疲力竭倒在了地上。国王乘着轿椅来到,昨日一晚,他依旧在痛苦中度过——高文骑士带给他的草药看来没有什么效。现在,他要试用昆德丽弄来的香脂,但昆德丽以绝望而轻蔑的口吻告诉他说,香脂也起不了作用。

    国王被带去圣湖边。对于昆德丽,侍者们有所顾忌和怀疑,称她是一个异教徒和女巫婆,但古內曼茲对这个“野女人”伸出了援手,并提醒侍者说,昆德丽曾为圣杯骑士作出过贡献。侍者们提议,让昆德丽去寻回失去的圣矛,但古內曼茲说,只有被神选中的英雄才能执行这一任务,他还告诉侍者:狄都雷尔如何修建了圣杯城堡、克林索尔又如何反叛和复仇、圣矛如何失掉、安佛塔斯又如何受伤、还有那一神圣的预言——即只有一位“纯洁的愚者”,因慈悲而大悟后,才能拯救国王。

    突然,从圣湖边传来呼声,有一名年轻人朝着湖面盘旋的天鹅射了一支箭。骑士们将死去的天鹅和犯事者一同带到了古内曼兹跟前,后者打算惩罚这个天真无知的小子。年轻人自己亦觉耻疚,于是折断了弓。这名陌生的年轻人,正是帕西法尔,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对自己的父母也一无所知,仅仅知道母亲名叫“心伤”。昆德丽解释说,帕斯法尔的父亲是已战死沙场的加姆瑞特,母亲“心伤”曾一心阻止儿子成为骑士,并在一片孤寂的林地里将其抚养大。然而有一天,当帕西法尔看见两个骑在马背上的骑士后,便毅然跟随他们,弃母而去,而母亲不久在心碎中死去。古内曼兹相信,帕西法尔就是预言所提到的那位“纯洁的愚者”。此时,昆德丽如同被一股隐形力量击中似的,昏睡了过去。古内曼兹将这名年轻人带去了圣杯城堡。

    骑士们都聚集在圣杯城堡的大厅,等候圣杯揭幕仪式举行。国王安佛塔斯被带人,其父狄都雷尔的声音响起,如同从坟墓中传出一样。狄都雷尔的生命得以延续,正是因为圣杯日常仪式的举行。他令儿子继续行使这一君王之职,但儿子安佛塔斯告诉说,在目睹了圣杯后,他仍旧不得不回到那种痛苦中去,他恳请父王代自己为圣杯揭幕,然而,父王狄都雷尔和骑士们都坚持要严格遵循既定仪式。覆在圣杯上的那层布,终被庄严的揭下了,耶稣基督的血闪着奇妙的光,众骑士得以享用圣餐。安佛塔斯被带走,他因伤口未愈,再次陷入可怕的痛苦。帕西法尔一声不吭的观看了整个过程。古内曼兹以为自己错了,他觉得不该相信帕西法尔就那位选中的救赎者,于是他生气的叫这个年轻人离开。这时,天堂之音传来,再度宣告了那个预言。

    第二幕:冬

    克林索尔坐在自己的塔屋里,他从魔镜中看到帕西法尔正朝他的领地走来。为了夺去这个年轻人的纯洁,克林索尔向昆德丽施以魔法,后者如入恍惚,任其摆布。当耶稣被钉十字架受难时,昆德丽曾报以嘲笑,她因此遭到惩罚,陷于无法死去的痛苦中,且既要在忏悔中服侍圣杯,又要在克林索尔的恶力操纵下引诱他人。昆德丽渴望一死,以获得救赎,而这一愿望只能由一个能抵御她诱惑的人实现,可是目前所有人——包括国王安佛塔斯——都迷倒在她的脚下。昆德丽嗤笑克林索尔那强掳的“贞洁”,对于去摧毁正在靠近的帕西法尔,她起初是拒绝的,可是,她终究无力抵抗主人克林索尔的命令。当帕西法尔到达城堡时,克林索尔派出那些已叛变的圣杯骑士去围堵,但年轻的帕西法尔将他们全部击退,之后,他落到一片花园里。

    帕西法尔在花园里见到一群花妖,这都是克林索尔施魔法变出来的,不过,对于花妖们的那些幼稚的小把戏,帕西法尔不为所动。这时昆德丽来了,她现出惊艳之美,并且第一次呼唤帕西法尔的名字。昆德丽驱散了花妖,并告诉帕西法尔母亲的死讯。为安抚心生忏悔且有负罪感的帕西法尔,昆德丽献出了“作为母亲祝福最后象征的第一个爱之吻”。帕西法尔倒在昆德丽的怀里,但他突然忆起安佛塔斯所遭受的悲苦,甚至觉得自己能感受到他那道剑伤的痛。正如预言所说,“慈悲”令帕西法尔大悟——他将昆德丽推开,护住了自己的“纯洁”。昆德丽将自己所受的诅咒以及一直以来寻求救赎的过程告诉了帕斯法尔,她希望帕西法尔的拥抱能助她实现这一愿望,然而,帕西法尔不仅拒绝,还要昆德丽指出通往安佛塔斯的路,因为他已意识到自己已被选中,将拯救圣杯之国。昆德丽咒骂说,帕西法尔将永远无法找到那条路,她还叫克林索尔来帮忙。克林索尔出现后,将偷取的圣矛投向帕西法尔,但这件古物其实是不可能成为攻击帕西法尔的武器的。圣矛悬在了帕西法尔的头顶,帕西法尔一把抓住了它,并拿它划了一个十字架,顿时克林索尔的城堡和花园全都消失了。在此之后,帕西法尔向圣杯城堡进发。

    第三幕:春

    古内曼兹现已成为隐士,居住在树林里。圣周五的清晨,他在森林的草丛堆里发现了几乎已断气的昆德丽,好在她渐渐苏醒过来。当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后,昆德丽开始一言不发的做起了自己的事。古内曼兹发现她变得安静而谦恭了,不觉大惊。一位陌生骑士突然出现,他全身披盔戴甲,古内曼兹提醒道,这身穿戴在圣日并不合适,就在此时,骑士揭开了头盔面罩,他正是帕西法尔——在外游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现在终于踏上了通往圣杯城堡的路。古内曼兹一脸欢喜,他认出了圣矛,大赞帕西法尔为救赎者,他还解释道,自从上次举办圣杯揭幕仪式后,国王安佛塔斯就一直不肯再行此事,这导致圣杯骑士们贫苦交加,甚至狄都雷尔的死亡。不过,安佛塔斯已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生悔意,他决定在父王的葬礼上再司君王之职。昆德丽清洗帕西法尔的双脚,并用自己的头发将其拭干。古内曼兹则用圣泉流出的清水从帕西法尔的头顶浇洗,洁净了他的所有罪污,然后将他加冕为新圣杯之王。帕西法尔加冕为王之后的头一件事,就是为昆德丽施洗。他感叹长满鲜花、春意盎然的草地之美,古内曼兹解释说,“这正是圣周五的魔力”——因耶稣救赎人类,连大自然都为之欢喜。正午的钟声响起,葬礼即将在圣杯城堡举行。帕西法尔手握圣矛,跟随古内曼兹和昆德丽前往。

    圣杯骑士聚集在大厅。国王安佛塔斯颤抖着、悔恨着,恳请死去的父王替自己向上帝求饶。骑士们开始催促他为圣杯揭幕,可是他仍抗拒着,还求众人杀死自己。就在此时,帕西法尔走了进来,他用圣矛轻点了安佛塔斯的伤口,就这样,伤口被治愈了。一只白鸽从天堂飞落,盘旋在帕西法尔的头顶。昆德丽在救赎中安息。


    网上订购流程
  • 选择演出

  • 确认订单信息

  • 选择配送方式

  • 选择支付方式

  • 完成购票

    观演须知

    1、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主办方公布信息及现场为准,请准时到场以免错过演出。

    2、鉴于文体演出票品特殊性(具有时效性、唯一性等特征),一旦用户与卖家达成有效订单代表交易协议生效,用户不能主动要求取消交易(因演出活动被取消或延期除外),详见 < 常见问题-退换票 > 。

    3、鉴于票品的不可复制性与稀缺性,本平台对本演出(活动)限购数量为6张,平台有权无理由取消任何用户超过限购数量的交易,平台识别同一用户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同一注册手机。

    4、本平台尽最大努力促使卖家对交易协议的履行,如果卖家付票过程中发生问题,本平台可寻求其它卖家提供更高票面或相同票面更好位置票品代替,否则,平台将全额退款并按订单上约定的赔付方式与金额向用户进行赔付,详细规则请见 < 常见问题-无票赔付 > 。

第三方商品平台交易服务协议
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
第三方商品平台交易服务协议
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
温馨提示
你需要同意才能继续使用摩天轮哦!
温馨提示
您好,感谢信任并使用摩天轮票务!
依照最新的法律法规及监管政策要求,我们更新了《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与《第三方商品平台交易服务协议》。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透彻理解相关条款内容,在充分了解并同意后使用摩天轮票务。
我们将依照法律法规要求,采取相应安全保护措施,尽力保护您的个人信息安全可控。
下载app
联系客服
反馈意见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