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站】"不语" NEO十周年系列演出 LVH
285人浏览 2人想看
【上海站】"不语" NEO十周年系列演出 LVH
2022.12.08 19:00    NEO Bar

您查看的演出已结束

演出已结束订购,您可以选择订购其他未结束的演出。
已结束

演出介绍

    入场须知:来沪返沪不满五天不能入场

    这是NEO Bar的十周年。

    在不断加速翻篇的日子里,它本被静默在了春天的上海,但这次Neo决定信守一个回归的承诺。

    ——曾有那么几次,我们觉得他并非完全守信。从国定路333号到335号,从国定路西到国定路东,很多说要做的事、很多将存在的物,就这样消失在了三次搬迁留下的无奈叹息声中。

    把十年的时间尺度加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足够写下一个白云苍狗的感叹号。而对NEO而言,这些日子里包含了多少漫天流泄的彩纸屑,又包含了多少眼红泪流的不甘,已经很难再讲清。

    至少,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NEO是从头到尾存在于我们的故事里的。

    五周年店庆那天,Neo更新了酒吧的外墙,红色的墙面上写满了来客的名字,大都是复旦的学生——这些名字或列于一个专事曲乐、远足、争辩、或心系社会的社团成员名录,或写于一篇探微、格物、论道、或阐经讲学的论文作者栏。在那晚的春风里,从三号湾大门通向NEO的红毯仿佛成为一个黄金时代的注脚。那些鲜艳的名字依次出现,与他一同留在相册里,而后又印上了毕业纪念册,再散落各方。

    尽管Neo的初衷并非开一家学生酒吧,但他草率的选址策略让这儿95%的酒客兜里都揣着校园卡,并进一步剥夺了他在定价上高歌猛进的机会。对于一批批的复旦学生而言,这里仿佛成为了布考斯基和略萨小说中的酒吧,成为了无数日后会被人一遍遍重述的故事的发生地。十年过去,五角场几番事过又境迁,很多人来来去去,很多东西在校园里不再能拥有姓名,但NEO还在这里,Neo还在这里。

    一起被留在过去的时间里的,还有前两个版本的NEO和那些伪劣的音响设备,以及用它们制造出危及社区环境的声音的我们。十年间,一支支乐队从NEO成长起来,又与NEO共同建构起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杨浦地下音乐场景。

    无数的来自乐手联盟的复旦学生在这里第一次拿起乐器站在人群的对面,又从这里再走向更大的更远的舞台:Manto,东京茶,Pale Air,机车男孩,硬头皮,戒尺,隐喻河……我们很难从记忆中将那些名字一一拎出,但这份名单里的每一个名字都印刻着很多人在校园里最好的时光,及其回声:音乐,争吵,拥抱,爱,乐盟,无度,生活,美丽的海报,醉后的哭与笑。都回荡在NEO之中。

    另一半的故事应该由脏手指来讲。巡演从票房惨淡如流浪般到如今一票难求,听众从深恶其吵闹的不幸酒客变为欢呼跳跃的成群乐迷,脏手指的征程,也正开始于从初版《FxxK ME I'M FAMOUS》EP封面里,那个最初的NEO。也同样是这一方曾经狭小的舞台和一排排廉价的短饮,浇灌了飞行游戏、神经旅人、短裤里的诗歌、下沉广场……

    音符最终又成为养分,构建了一种之所以是NEO的意义。70年代英国朋克大爆炸元老The Boys,50年的迷幻传奇TWINK,新西兰狂暴疯摇滚Die!Die!Die!,巴西女权主义狠朋克BLASTFEMME,印第安纳摇滚小子Mr. Clit and the Pink Cigarettes,芝加哥电视台儿童节目Chic-a-go-go,东京高円寺朋克仙子与松本哉……地球上最奇怪精彩反主流的这些东西出现在NEO,而NEO又为他们染上一丝疯狂与鬼魅。

    瘟疫中的又一场秋风吹落了国定路的叶子,这条路与这座城的人们熟悉各自的新伤与旧痕;人们也发现,那些稔熟的时间与亲近的坐标,往往离开只肖撕下一片日历,留下却需铸造许多个理由。如果你看过Neo疫情时紧巴的日流水,你无法替他找到一个理由;如果你撞见Neo晚上十点把椅子翻上桌面,急着回去照顾在家发烧的孩子,你无法替他找到一个理由;如果你见识过一个小经营者要遭遇的明枪暗箭,和长久独自运转一家店面的辛苦,你亦无法替他找到一个理由。

    因此,我们无从说清Neo留下的原因,他每年微胖一些的身体里理应没有伟大的图腾和永恒的经卷——但在那些客人的进出、音律的流转、和酒壶日复一日的摇动中,是干净的台面、简单的规矩、舒服的对话与Neo送别时的那句“慢点儿”,定义了今夜我们还是想去NEO的理由。Neo那没有风格的风格在自然流动中铸就了坚稳的场域,令NEO本身成为一面以镜示人的纪念碑——镜面的驳杂蜿蜒出这里喝空的酒瓶与故去的悲喜,但永远映射出崭新的蠢动、放松与人的联结。这份寻遍全城也难觅的身体经验与独特气氛,或许是Neo自己也道不明的隐约感召的源头,在记忆层累的私情之外,提供了别一种必须是NEO、也必须是Neo的理由。

    十年意味着什么?如果把它转化为一个可量化的结果,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在NEO喝下的几千杯长岛冰茶,或是几吨啤酒。

    十年之间,那张经典的酒单、红绿配色的灯管、与吧台后Neo的身影,已经重塑了一片微小区域历史的写法,也定义了无数个年轻身体中重要的生命时刻。

    同样重要的是,NEO在十年中从未放弃的那一块舞台区域,早已不再需要从附近乐手处拼凑来半损坏的音响和生锈的镲。低调地再次开业后,我们很快便确定,NEO从未如此适合演出。

    NEO的历史是从2012年4月23日开始的。五年前,我们曾写道,NEO像是一部连载多年的热血漫画,我们在其中出场,其他人亦在故事里流转不定,并且还会很长很长地继续连载下去。

    我们即将献上一场也许会成为传奇的十周年特别演出。敬请期待。

     

    撰稿丨清扬 邮差 祁锴 诗人
    编辑丨清扬 靓靓
    头图摄影丨靓靓


    图片

    五周年现场,脏手指正在演出,摄影未知


    五周年店庆那天,Neo更新了酒吧的外墙,红色的墙面上写满了来客的名字,大都是复旦的学生——这些名字或列于一个专事曲乐、远足、争辩、或心系社会的社团成员名录,或写于一篇探微、格物、论道、或阐经讲学的论文作者栏。在那晚的春风里,从三号湾大门通向NEO的红毯仿佛成为一个黄金时代的注脚。那些鲜艳的名字依次出现,与他一同留在相册里,而后又印上了毕业纪念册,再散落各方。

     

    图片

    2017年复旦大学毕业晚会,NEO出现在毕业短片中,摄影by高源


    尽管Neo的初衷并非开一家学生酒吧,但他草率的选址策略让这儿95%的酒客兜里都揣着校园卡,并进一步剥夺了他在定价上高歌猛进的机会。对于一批批的复旦学生而言,这里仿佛成为了布考斯基和略萨小说中的酒吧,成为了无数日后会被人一遍遍重述的故事的发生地。十年过去,五角场几番事过又境迁,很多人来来去去,很多东西在校园里不再能拥有姓名,但NEO还在这里,Neo还在这里。

     

    图片

    复旦学生在NEO高谈阔论,摄影 by靓靓

     

    一起被留在过去的时间里的,还有前两个版本的NEO和那些伪劣的音响设备,以及用它们制造出危及社区环境的声音的我们。十年间,一支支乐队从NEO成长起来,又与NEO共同建构起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杨浦地下音乐场景。

    无数的来自乐手联盟的复旦学生在这里第一次拿起乐器站在人群的对面,又从这里再走向更大的更远的舞台:Manto,东京茶,Pale Air,机车男孩,硬头皮,戒尺,隐喻河……我们很难从记忆中将那些名字一一拎出,但这份名单里的每一个名字都印刻着很多人在校园里最好的时光,及其回声:音乐,争吵,拥抱,爱,乐盟,无度,生活,美丽的海报,醉后的哭与笑。都回荡在NEO之中。

     

    图片

    第28届无度音乐节在NEO举办,海报 by郑直


    另一半的故事应该由脏手指来讲。巡演从票房惨淡如流浪般到如今一票难求,听众从深恶其吵闹的不幸酒客变为欢呼跳跃的成群乐迷,脏手指的征程,也正开始于从初版《FUCK ME I'M FAMOUS》EP封面里,那个最初的NEO。也同样是这一方曾经狭小的舞台和一排排廉价的短饮,浇灌了飞行游戏、神经旅人、短裤里的诗歌、下沉广场……


    图片

    脏手指《FUCK ME I'M FAMOUS》EP封面,2015拍摄于NEO 1.0

     

    音符最终又成为养分,构建了一种之所以是NEO的意义。70年代英国朋克大爆炸元老The Boys,50年的迷幻传奇TWINK,新西兰狂暴疯摇滚Die!Die!Die!,巴西女权主义狠朋克BLASTFEMME,印第安纳摇滚小子Mr. Clit and the Pink Cigarettes,芝加哥电视台儿童节目Chic-a-go-go,东京高円寺朋克仙子与松本哉……地球上最奇怪精彩反主流的这些东西出现在NEO,而NEO又为他们染上一丝疯狂与鬼魅。

     

    图片

    巴西朋克乐队BLASTFEMME在NEO2.0,摄影by靓靓

     

    图片

    充满了各国乐队留言的碎镲与一墙的海报,摄影by靓靓


    图片

    初代伪劣设备与硬碰硬no stage大对决,脏手指 vs DIE!DIE!DIE!


    图片

    初代NEO Bar的疯狂现场,摄影未知


    瘟疫中的又一场秋风吹落了国定路的叶子,这条路与这座城的人们熟悉各自的新伤与旧痕;人们也发现,那些稔熟的时间与亲近的坐标,往往离开只肖撕下一片日历,留下却需铸造许多个理由。如果你看过Neo疫情时紧巴的日流水,你无法替他找到一个理由;如果你撞见Neo晚上十点把椅子翻上桌面,急着回去照顾在家发烧的孩子,你无法替他找到一个理由;如果你见识过一个小经营者要遭遇的明枪暗箭,和长久独自运转一家店面的辛苦,你亦无法替他找到一个理由。

    因此,我们无从说清Neo留下的原因,他每年微胖一些的身体里理应没有伟大的图腾和永恒的经卷——但在那些客人的进出、音律的流转、和酒壶日复一日的摇动中,是干净的台面、简单的规矩、舒服的对话与Neo送别时的那句“慢点儿”,定义了今夜我们还是想去NEO的理由。Neo那没有风格的风格在自然流动中铸就了坚稳的场域,令NEO本身成为一面以镜示人的纪念碑——镜面的驳杂蜿蜒出这里喝空的酒瓶与故去的悲喜,但永远映射出崭新的蠢动、放松与人的联结。这份寻遍全城也难觅的身体经验与独特气氛,或许是Neo自己也道不明的隐约感召的源头,在记忆层累的私情之外,提供了别一种必须是NEO、也必须是Neo的理由。

     

    图片

    Neo与脏手指前鼓手赵子龙在NEO 2.0的合影,摄影by靓靓


    十年意味着什么?如果把它转化为一个可量化的结果,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在NEO喝下的几千杯长岛冰茶,或是几吨啤酒。

    十年之间,那张经典的酒单、红绿配色的灯管、与吧台后Neo的身影,已经重塑了一片微小区域历史的写法,也定义了无数个年轻身体中重要的生命时刻。

    同样重要的是,NEO在十年中从未放弃的那一块舞台区域,早已不再需要从附近乐手处拼凑来半损坏的音响和生锈的镲。低调地再次开业后,我们很快便确定,NEO从未如此适合演出。

     

    图片


    网上订购流程
  • 选择演出

  • 确认订单信息

  • 选择配送方式

  • 选择支付方式

  • 完成购票

    购票须知

    1、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主办方公布信息及现场为准,请准时到场以免错过演出。

    2、鉴于文体演出票品特殊性(具有时效性、唯一性等特征),一旦用户与卖家达成有效订单代表交易协议生效,用户不能主动要求取消交易(因演出活动被取消或延期除外),详见 < 常见问题-退换票 > 。

    3、鉴于票品的不可复制性与稀缺性,本平台对演出(活动)有购买数量限制,平台有权无理由取消任何用户超过限购数量的交易,平台识别同一用户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同一注册手机。

    4、本平台尽最大努力促使卖家对交易协议的履行,如果卖家付票过程中发生问题,本平台可寻求其它卖家提供更高票面或相同票面更好位置票品代替,否则,平台将全额退款并按订单上约定的赔付方式与金额向用户进行赔付,详细规则请见 < 常见问题-无票赔付 > 。

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
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
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
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
温馨提示
你需要同意才能继续使用摩天轮哦!
温馨提示
您好,感谢信任并使用摩天轮票务!
依照最新的法律法规及监管政策要求,我们更新了《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与《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透彻理解相关条款内容,在充分了解并同意后使用摩天轮票务。
我们将依照法律法规要求,采取相应安全保护措施,尽力保护您的个人信息安全可控。
点击"同意"即表示您已阅读并理解《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
下载app
联系客服
反馈意见
回到顶部